刘力:悄然道一声良久不见——从《良久不见》

  原题目:刘力:悄然道一声良久不见——从《良久不见》评论辩论国产剧的未来

  人生该有若干个良久不见

  ——从电视剧《良久不见》评论辩论中国国产电视剧的近况与未来

  刘力/文

  

  电视剧《良久不见》从开播到现在,我仿佛曾经天经地义地成了忠诚粉丝,在很多网友的咒骂中,我也突然认为自己没法再追下去了,主因天然源自于狗血般太不公道的剧情。

  从《美妙生活》到《良久不见》,北京卫视和西方卫视在自认为是的都会剧中找寻到了广阔不美观众的看点,但却也把对电视剧有诸多苏醒看法的人的忍受度拉伸到了极限。

  《美妙生活》中,徐天是一个美国归来的掉败者,不管是身材照样心思,老婆的叛变让他挫败,心脏的性能损掉更让他掉望,不经意间警察心脏的植入让他发生了一种爱的错觉,从此他的生活也仿佛堕入了无量无尽的费事中。这些明显是与“美妙”无缘的。这类整齐的生活一地鸡毛般铺陈在老套而冗杂的叙说中。我们看到的只能是无聊乃至无处安置的心情。

  

  然后就是《良久不见》,前后两个简直截然隔开的故事仿佛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鸡毛飞上天》的难堪。而关于个中所充满的都会生活误区也明显成了很多人吐槽的关键点。固然这些都会剧平分歧水平上都有老戏骨的加盟,但因因相陈的逝世亡式剧情却也无情地表露了脚本的苍白。原本认为编制过《甘美蜜》《幸福像花儿一样》《新上海滩》《金婚》等剧作的有名编剧王宛平会是一个出色的故事家,却看到了一场非常华丽的尸首秀。这个曾经发明过电视剧光辉的剧作家明显并没有仿佛过去一样出色。她硬生生地把一个都会恋爱和商战的传奇剧酿成了套路式的直白归结,乃至绝不虚心地说,连套路仿佛也比她强。

  身为富二代的贺言与平平易近后代的花朵朵,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相遇了解,从此就在贺言的心中扎根,这个原本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来的仿佛很轻易,个中王子供给的是财富,灰姑娘能赐与的只能是肉体或许是残酷而伶俐的聪明。剧作原本是欲望供给一个年轻人让步不等不靠的范本,然则却不虞成了不三不四的笑柄。贺言的脆弱和忘我若何让白雪这个天之骄女一次又一次展开猖狂的争抢,而花朵朵不时声言的对等无疑最后照样转化成了财富积累的对等,闲时有效而忙时舍弃的人物角色也曾经成为电视剧习用的通病。比如花朵朵的父母,比如不时默默支撑花朵朵的林乃大年夜等。